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新闻频道 > 校傲荆楚

李先焜:中国语言逻辑和符号学奠基人之一

发布时间:2017-11-27 10:49:57来源:湖北大学通识教育学院

  文/程曼诗 向圆篱

  他,与王维贤、陈宗明被誉为我国语言逻辑研究的“铁三角”,是我国语言逻辑研究的先行者;他,从符号学的视角研究中国传统文化,是我国符号学研究的奠基人;他,通英语、俄语、针灸、文学艺术、电脑,用音乐和世界对话。他就是年近九十岁高龄的湖北大学退休教授李先焜。

  抗日战争期间,处于童年时期的李老与家人背井离乡、颠沛流离,在上海、江西、武汉等地多次辗转才读完中小学。后来以优异的成绩先后考入武汉大学经济系、北京师范大学哲学研究班。1961年初,调入武汉师范学院(湖北大学前身)中文系教逻辑学。

  关于涉足逻辑学并将逻辑学作为自己终生研究对象的经历,李老在《语言,符号与逻辑译文集》的自序中说到:“我要特别感谢两位恩师:一位是北京师范大学的马特先生,一位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周礼全先生。我是由他们手牵着手走进逻辑学的大门的。”

到李先生家里拜访

  李老在教学实践中强烈地感受到,要更好地让学生接受逻辑学知识,使课程更有活力,就必须编写一本具有鲜明特点、适合学生学习的《逻辑学》教材。1989年他与浙江大学王维贤、陈宗明两位教授合著了《语言逻辑引论》,1992年该著作获浙江省人民政府优秀成果一等奖。此外,李老参与周礼全先生主编的《逻辑百科辞典》与《逻辑——正确思维与成功交际的理论》,该书获中国社会科学院第二届优秀科研成果一等奖、国家社科基金资助项目优秀成果二等奖。

  在读过斯特劳森的逻辑著作和周礼全很多强调逻辑要结合自然语言的文章后,李老感觉自己眼界大开,好像被推入了一个崭新的逻辑境界,认为有必要扩大自己的逻辑知识,追上世界研究逻辑与语言问题的前进步伐,就与众多学者倡议并组建了“中国逻辑与语言研究会”。

  研究会还创立了一所“中国逻辑与语言函授大学”,全国招生,第一期就招收24万学员,李老兼任“逻大”副校长(后改任顾问)。该校得到教育部与北京市教育局的充分肯定,被认为是民办非学历高校的佼佼者,为社会培养了众多栋梁之才。

  在符号学方面,李老也做了很多开拓性的贡献。1989年,李老和他的团队与日本、美国、德国符号学家进行了交流,1992年,李老等人组织在湖北大学召开了东亚符号学研讨会,很多知名人士都出席了本次研讨会,促进了符号学国际间的交流。

  在学生陈道德教授眼里,“李老师讲课条理性、逻辑性强,用严密的推理对我们循循善诱。他的课简洁清晰但不乏生动,让我们感受到逻辑学是一门很美的课程。”湖大哲学学院高乐田教授是李老的硕士生,他还记得在论文的写作过程中,李老曾语重心长地教导他,“搞哲学的人不要整一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哲学就是要用最简练的语言传达最深刻的思想。”

  言虽有尽,但有关爱的故事还没有完。2006年,在李先焜八十大寿之际,其学生们自发组织,在湖北大学召开了一场李先焜学术思想研讨会,其中有来自国内外的三十多个知名学者到场参会。“可以说李老师在逻辑学界是知名学者,整个逻辑学界,听到李老师的名字都会表示敬仰。”高乐田深情地说。

  李老不仅研究逻辑学和符号学,还懂得多种技能。“文革”时期,李老担心下乡不能教书,于是自学针灸,后来家门口有段时间找他扎针的人居然排起了队。

  那会儿开会时,他会偷偷带书去看,起初看针灸书,后来就改带外文版的《毛泽东语录》。文革结束后,李老就能得心应手地用英语与国际学者进行交流了。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 67岁的李先焜在美国开始学习使用电脑。李先焜的夫人在《双兔集》中回忆道:“电脑成了老伴的‘第三者’,他在电脑前一坐就是半天,仅用一两个月的时间,他就掌握了电脑的基本操作,并开始使用电脑写作与通信。”

  唱歌一直是李先焜的业余爱好,在金岳霖逻辑学术奖晚会上,李先焜就用中俄双语演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后来,音乐也成了李先焜先生出访时与国际学者交流的一种工具。他亲切的将音乐理解为“人类共同的语言”。

  同时,李先生对文学艺术也很有兴趣。他与夫人共同创作散文集,因两人属相都为兔,故名《双兔集》。“拜读双兔集,掩卷忆从前。伉俪情义深,双兔堪模范。卷首多倩影,美满合家欢。恋爱有故事,金婚令人羡。漫笔游美国,深情说老伴。”中国逻辑学会符号学专业委员会秘书长贝新祯在读完《双兔集》后如是评价。

  如今,快90岁的李老依旧精神矍铄,思维敏捷,仍未放下疾驰的笔,坚持亲自撰写了即将出版的《语言符号与逻辑译文集》自序。“我自认为,我在专业方面的知识还极为肤浅,还需要继续努力学习。但我已年届九旬,此生日子已不多矣,像苏格拉底一样,我悟出了一条真理: 在浩瀚的逻辑知识面前,自己仍很‘无知’,但悔之已晚,未来有待年轻的朋友们了!”

(作者: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