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新闻频道 > 校傲荆楚

张国光:一生痴情文史的学界老神仙

发布时间:2017-11-27 14:56:43来源:湖北大学通识教育学院

  文/程曼诗 何好

  “在他平均每天18小时以上的有效工作时间内,只做三件事:教书、学术研究、学术活动。总是迫不及待又近乎执拗地向身边每个人讲述自己醉心的研究成果,将研究所得毫无保留地赠与同事、学生甚至是同行。同时他非常爱惜学生,珍视人才,不遗余力地替学生找寻合适的路途,为后辈提供学术研究上的便利。”学生这样回忆张国光先生。

1988年11月张国光(右)参加湖北省三国演义学会成立暨首届学术研讨会时留影

  张国光(1923-2008),曾是湖北大学中文系教授,著名文史专家,长于研究《水浒》、《西厢记》与金圣叹,担任中国水浒学会第一、二届执行会长,金圣叹研究会会长和武汉《红楼梦》学会会长,发表论著及整理古籍几千余万字。他组织的全国性学术会议不胜枚举,自1990年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曾获得首届曾宪梓奖。

  张老的研究成果中“双两说”(即“两种《水浒》、两个宋江”与“两种《红楼梦》,两个薛宝钗”)和创立金圣叹学可谓是他最具创新意义且影响最大的。其中,《两种<水浒>、两个宋江》这篇文章可以说是“双两说”和金圣叹学的奠基作。

  张老认为,《水浒》研究应分清不同版本。他将明朝嘉靖年间刊行的100回本《忠义水浒传》和万历年间中出版的120回本《忠义水浒全传》这两种以忠义名书的本子称为“旧本”;将后来于明朝崇祯末年出版、三百余年来已经家喻户晓的由金圣叹批改的70回本《水浒》称为“金本”。按照旧本中宋江的角色应是个屡次三番投降的梁山罪人,但在“金本”中主人公宋江则是个领导革命的英雄。因而,笼统地批判或是歌颂宋江都是片面的。

  在张老看来,与学术同行、学生的争辩很重要,提倡在与人争辩的过程中,取人之长,补己之短,不断深化对学术问题的思考。曾经在去往开会的汽车上,他倚靠在汽车铁柱上与同行的人讨论学术,碰上了刹车也没打断他的讲话。次日开完会,他一如既往地做完“长篇大论”总结。当参会人都散场离去时,张国光才想起叫来学生,称自己身上剧痛无法动弹。学生赶快让救护车将他送往医院,经诊断发现,断了三根肋骨,应是在刹车时碰断的,而当时他却毫不自知,硬是又隔了一夜还与人辩论并发表讲话。

  在学生心中,他不只是学问大师,更是做人高风亮节的示范。他在给学生讲解先秦散文里“衔草”和“反哺”两个典故时对学生说过这样一番话:“动物尚知恩图报,作为高级动物的人,感恩思想是其本分。在中国优秀传统文化里,有一根红线一以贯之,这就是报答父母,报效桑梓,报效祖国,回报人民,还包括报答师友,报答单位。许多大学要调我去,我之所以不离开湖大,是因为湖大培养了我,保护了我,支持了我,信任我。尽管这里的待遇比别人差一些,但是人不能只为金钱活着,还有情,还有义,还有学术和事业,我的学术之根、事业之根在这里,我不能走,也不必走。”

  在生活中,张老极为简朴,总是戴着不算精致的小帽,提着半新不旧的小提包。出门时能走去的就不乘车,甚至连三块钱的“麻木车”都不舍得坐。但是对于学术事业,张先生却是极为“慷慨”,张夫人与他的学生聊天中曾经“吐槽”,称张老的很大一部分收入都用在了支付电话费上。因为他每天除了上课和做研究,相当一部分时间都用来与人争辩,有时候不便登门拜访就“煲电话粥”,几个小时的电话打起来他从不心疼。

  八十大寿他甚至也不愿设宴为自己做寿,他的学生喻学才为其填了一首《水调歌头》为其祝寿,词曰:“不知畏权贵,学界老神仙。为人最少城府,喜怒尽开颜。揭露学术腐败,推翻文坛冤案,卓哉一家言。平生多风雨,晚节喜平安。唱反调,说真话,性使然。莫怅廉颇老矣,大著数十编。文史哲科结合,新建奇解叠出,文思涌如泉。我为先生寿:不朽五千年!”张老收到之后连称不敢当,硬是将词作从收录的集子中剜去。

(作者: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