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教频道 > 新闻现场

交通违章权威查询
“洋老师”文山普者黑演绎云南支教故事 《童话先生》全国公映
发布时间:2017-10-25 10:50:09来源:云南网进入电子报

  “团队会依托电影、艺术展、深度田野调查等形式,开拓出一条全新的少数民族人文探索和公益行动的路径。”10月24日,由云南本土电影人制作并出品的公益喜剧电影《童话先生》在全国公映,这部剧情简单、场景朴实、本真味儿十足的电影,被提前观影的影迷们盛赞为“良心之作”,将云南山村的自然美与人文关怀进行细致而极具乐趣地展现。其实,它可以有很多角度去解读,影片背后也有很多故事可以说……

  【童话梦】

  “当他们的故事出现在大家的目光里、关注里,他们就有更多机会造多姿多彩的梦”

  《童话先生》讲述了一个正处于人生低谷的英国童话作家玛德,在一次不经意而又充满“天意”的安排下,他只身前往云南普者黑“矣勒村”支教的故事。在影片中,玛德有一个童话梦,他想把自己天马行空的童话故事讲给更多的孩子听,也希望孩子们能够从中获得快乐,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童话梦。支教期间,他遇上了古板的村长、看似疯癫的上一任教师、严厉的正牌支教女老师和一群天真的孩子,当西方文化与东方文化产生碰撞时,当理想与现实产生差距时,出现了大量让人啼笑皆非的片段,产生了诸多不同角度的思考感悟,麻烦和幸运也接踵而来……在一系列的际遇中,玛德收获着真善美,同时也用真善美逐渐打破了村长对他的芥蒂,不断激发孩子们想象的潜能,收获着纯真的情感并重拾童话写作的信心。

  和玛德一样,《童话先生》的创作团队也有着属于自己的梦想,在这个大多数由云南青年组成的团队中,他们也在不断尝试,不断扩宽着造梦的空间。影片的制作人是刚从香港科技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不久的云南彝族姑娘刘一欣,她告诉记者,在2015年她就去到云南文山普者黑,“在一个叫矣勒的壮族村庄里,虽然我看到一群壮族儿童在相对艰苦落后的教育环境中成长,但是,我还是能感受到他们对知识的强烈渴望,对未知的探求,以及对未来的无限期待。”后来,“就蹦出了‘用影视的形式,以国际的视角,讲扶贫的故事,说民族的团结,现云南的壮美’的想法。希望通过电影的形式,将孩子们的梦想用一个外国支教老师的眼睛记录下来,当孩子们的故事能够出现在大家的目光里、关注里,他们就有更多机会造多姿多彩的梦。”

  为了力求电影高品质呈现,刘一欣与团队多次探访普者黑矣勒壮族村庄,经过不低于30次的剧本研讨,超过15次的场景实勘,两个月的演员对接,在制作团队不懈的共同努力下,顶着资金不足、技术桎梏等压力,影片最终呈现在大家面前。导演李宗泰介绍,《童话先生》是一部“土洋结合”的电影,这种结合特色十足又笑点连连。李宗泰笑称:“当云南山区的‘土老帽’和连中文都不会说的‘洋老师’相遇,这种巧妙的组合给了观众惊喜,也让电影有了更多的延伸:民族与世界相结合”。对于这部电影打动大家的原因,“是走心的剧情、精美的画面和温暖的故事。”

  【家乡情】

  “依托电影,开拓一条全新的少数民族人文探索和公益行动的路径”

  电影里没有离奇曲折的情节设计,很多镜头都来源于朴实、普通的乡村生活场景,教育场景:在没有支教老师前,村长兼任校长,校长兼任村里唯一的老师,这名“老师”的教学水平非常有限;学生上学放学有可能要走2小时的山路,放学回家之后还要承担繁重的农务;学校里没有一个像样的篮球场,没有坚固的课桌椅,甚至没有干净的厕所……

  关于电影《童话先生》,可以有很多角度的解读,背后也有很多故事可以说。接下来,它的主创团队将在相关职能部门指导下,与机构进行合作,深度关注文化扶贫、农村教育等相关问题,积极开展影片背后的公益延展及落地。此外,电影票房也会抽取一定比例的资金,启动“云南贫困地区青少年文化交流互助关爱活动”。制作人刘一欣说:“我们希望通过文化扶贫、科教扶贫等活动,针对青少年的专属模式,为贫困地区输入更为基础的脱贫动能。”下一步,“团队会依托电影、艺术展、深度田野调查等形式,开拓出一条全新的少数民族人文探索和公益行动的路径。”

  刘一欣对这部电影的定位一直都回答地很干脆:“这是一部完完全全属于云南自己的电影”。这是她与团队追逐梦想的第一步,也是实现“云南电影、云南制造”的新起点。她对云南本土民族电影的理解是:“本土天然的摄影棚所拍摄出来的电影,是云南无障碍打造出通向国际化、沟通全世界的新的民族电影”。为此,她也一直情系云南这个“天然的摄影棚”,深谙“立足与回归”,作为本部影片拍摄地的:云南文山丘北县普者黑景区,也绝对算得上天然摄影棚里一道不得不提的亮丽的风景线,它以“水上田园、湖泊峰林、彝家水乡、岩溶湿地、荷花世界、候鸟天堂”六大景观而著称,尽管它在影片中出现的画面有限,但此次的呈现绝对称得上是“惊鸿一瞥”。

  资深影评人周洲在看片后表示,这部讲述云南自己故事的电影,从拍摄水准、人文运用、舆论导向和情感运用来看,都达到较高水准,为云南电影进行正名。入围中美电影节金天使奖,更加证明影片出品方、主创团队,或将成为云南电影全新里程碑的创造者。周洲说:“我曾做过志愿者,做过和电影中男主角一模一样的工作,给孩子们讲童话故事,一起创作童话,看到电影中的这些情节时,我热泪盈眶,这真的是一部非常真实,也非常感动人的电影。”她也希望更多人能够关注到这样一部诚意十足的影片:“我们在院线里看过很多的商业电影,院线需要这样的电影,但是也需要像《童话先生》一样的电影,它可能没有那么商业,但它是非常有意义的”。童话,“对于每一个人来说,不仅仅是睡前讲给孩子们听的故事,也是成年人世界里的一点星光,希望这样一部存在于商业电影之中的好片子,能够让更多人翻开‘童话’,寻找内心的星光。”

  【电影趣】

  “云南的故事还有很多要讲,云南文化的探索依然在继续……”

  继获得“2017澜湄艺术节优秀影片”后,《童话先生》入围了“第13届中美电影节金天使奖”名单,成为“第21届北京放映展映影片”,目前,我省相关职能部门已向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东方卫视等平台进行重点推荐。

  影片已经公映,也获得不少关注,但制片人刘一欣和团队依然没有停止探索和前进的步伐,刘一欣从不为自己贴上“第几代电影人”这样的标签,她坦言:“自己就是一个真心想把‘本真云南’,用电影形式展示给更多人的探索者、学习者。”她梦想着把云南民族电影带向国际电影市场,受到更多人的关注。

  在她的眼中,文山普者黑那个叫矣勒的小山村的炊烟一缕,是故土的柔情,她深情地说:“之所以深爱着故乡云南,不仅是对无边无际美景的依恋,对无数淳朴人文风情的着迷,也是对云南文化深深的眷恋之情。我们一直在思考,如何才能让人们怀着更加敬畏和欣赏的心去看待云南?我想,这离不开国际化的视角和审美,我们要做的就是进一步探索并展现出云南的独特之美。”

  刘一欣与团队力求把无数个娓娓动听的云南故事不断升华、完善,发生出更具影响力的艺术化学反应,让他们共同坚信的是:“衡量一个时代的文艺成就最终要看作品。推动文艺繁荣发展,最根本的是要创作生产出无愧于我们这个伟大民族、伟大时代的优秀作品。没有优秀作品,其他事情搞得再热闹、再花哨,那也只是表面文章,是不能真正深入人民精神世界的,是不能触及人的灵魂、引起人民思想共鸣的。这是我投身电影文化的动力,也是我们团队创作的精神。”目前,刘一欣还在保持着每周 3 次以上与全国乃至世界优秀电影人互动交流的频率,她说:“固步自封、坐井观天是非常危险的。特别在电影行业中,更是需要走出去、引进来的视角和情怀。”

  云南的故事还有很多要讲,云南文化的探索依然在继续……

(作者:  编辑:邹颖朝

更多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湖北日报官方微博、微信。

  • 湖北焦点
  • 国内要闻
  • 娱乐推荐
新闻排行